收藏本站

话语与叙事:文化视域下的情理法

【摘要】:情理法作为传统的法文化与古人对于法律生活的认识是息息相关的。一方面,在立法上要“上稽天理、下揆人情”;另一方面,在司法上要“准情酌理”、“处断平允”。可以说,“合情合理”在传统的观念中,不仅是一种行为模式的合理性,而且还可以表征为一种价值评判标准和社会正义观。实证研究表明,情理法不仅仅存在于“历史”的文本中,同时也作为历史的积淀潜在地影响着当下人们的观念以及对司法审判结果的接受。因而,情理法的研究既具有挖掘传统法文化精髓的意义,同时又可为时下的司法实践寻找一条具有“知识论”意义的经验。 对于情理法的研究,国内与国外的学者均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国外学者以滋贺秀三和黄宗智为代表。前者认为,人情、事理和国家的实定法一样,在民事审判中充当着“法源”的地位,情理作为一种“常识性的衡平感觉”,起到修正“法”的作用,因此,法官在司法中经常是用人情和情理断案的。而黄宗智与滋贺氏的观点截然相反。黄氏认为,对于传统司法的认识应该区分表达和实践,滋贺之所以得出上述结论是受到官方表达的影响,而在实践中州县官员基本是依法断案的;在调解的领域里,情就是人情或人际关系,理就是道理。从两位学者的理论交锋来看,滋贺氏和黄氏虽然均注意到了在理论的阐释中回避“西方中心主义”的局限,但无疑是不成功的。同时,黄氏也人为地扩大了表达和实践之间的区别,且忽略了二者之间的互融性。 国内学者立足于本土性,在认识到情理法与中国人的内在联系的基础上,开始关注情理法的语义,阐释情理法的合理性,并将情理法提升为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性状”或“品格”。但就情理法这一具有“长时段”和“宏大叙事”的文化现象而言,上述研究成果仅仅是从“问题”的某个方面为切入点而取得的,缺少对于“情理法”文化的整体性认识,这无疑是“理论”研究的一个缺憾。 本文即是出于前述“问题意识”而从文化角度对传统情理法展开研究的。首先,将“情理”作为传统法文化中的一个话语“符号”,其目的是在“知识考古”的意义上,挖掘情理的“话语—知识—权力”之间的内在联系,阐释其“共时性”意义。其次,将历史中的涉关“情理”的立法、司法和笔记故事的文本,作为古人的一种“叙事”类型,在古人的经验嬗变中厘清其生产和再生产的过程,以阐释其“历时性”意义。 对于上述立意的阐释,本文是从以下三个方面展开的。 其一,从本体论的角度,梳理了情和理在传统观念中的意义。“情”发自于心,具有情感的涵义,同时还具有案情、情节、情况等客观实际的涵义。而“理”由于宋明理学的原因,不仅指事物的规定性,同时还具有道德的规范性的涵义。正是情和理对古人观念的建构作用,使得传统的司法实践带有情理法的特征。通过以《名公书判清明集》为考察对象,我们可以发现,“情”在判词中的意义是多元的,可以分为人际关系(人伦)、公序良俗、事实情节和人之常情等四个方面的涵义。而“理”更多的是对于保证判决的合理性而言的。当然,在司法的语境下,“人情”其实具有常识的意义,而“天理”则指明了审断的正当性。 其二,从叙事的角度,阐释情理法在历史中的发展。就叙事的主体以及传统社会的结构而言,叙事具有两个面向:官和民。官方叙事是以官方记录的历史和判词为表现形式,反映了主流的文化和价值观。在官方叙事中,本文首先从立法的角度阐释了法律合于情理,其实是将法律和道德融会在一起,即学者们所谓的“法律的道德化”和“道德的法律化”。其次,在司法领域,为了使司法的结果合情合理,法官需要结合儒家思想中“忠和恕”、“经和权”的观念来审理案件。这即是情理法中所蕴含的人文精神和人文情怀。当然,在立法和司法中尽“情理”,其实是与古人的治世理念和举措有着直接联系的。民间叙事是一种“无文字”或口头形式流传下来的情理法的叙事。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官方的文本中窥得一二。民间叙事作为官方叙事的参照,对于整体理解传统的法文化具有根本意义。通过对《阅微草堂笔记》的实证研究,我们可以发现,在乡下小民的诉讼中,其诉讼请求是多元的,有的为“申冤”、有的为“尽孝”,有的为“争利”等等,这是法官在司法中应该注意的问题。在生活世界中,一些纠纷是通过调解的形式了结的,这是考察普通小民的情理观念的一个重要面向。在家庭纠纷中,纠纷解决的一个重要依据是家庭的伦理道德;而在与其他人的纠纷调解中,则更多的是由经济考量决定的。另外,复仇也是民间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现象。复仇,一方面因国家法的规定,而受到禁止;另一方面又因与儒家的伦理道德相一致,而受到“礼”的鼓励。 其三,情理的官方话语和民间话语集中交汇在传统的司法环节,表现为用“人情”来折中“法意”。这虽然是传统行政权威有限性的必然要求,但我们可以从中深刻体会到情理中“话语—知识—权力”的内在意义。其实,情理司法就是通常意义上的衡平司法,以情理司法即意味着,一方面从案件的特殊性出发,寻找与特定的“情”相一致的法律惩罚措施;另一方面也通过法律精神来缓解法律的僵化性。这两点无疑对今天的司法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可以说,上述三个方面从整体上有针对性地阐释了情理的在历史中的表象及其深层次的结构,这不仅还原了情理法的生成空间和实践方式,而且指出了其局限性和借鉴意义。认识历史是为了给传统寻根,而反思历史则是为了使传统更好的为我们这个时代提供助力。

下载App查看全文

(如何获取全文? 欢迎:、、)

支持CAJ、PDF文件格式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璐娇;司法公正与情理法关系的协调[J];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01期
2 刘志杰;依托情理法 开拓组织工作新局面[J];前进;2005年05期
3 舒洪喜;民政信访要注重情理法结合[J];中国民政;2004年03期
4 赵晓耕;崔锐;;情理法的平衡——“典主迁延入务”案的分析[J];中国审判;2006年08期
5 ;情理法并重 防矛盾激化 苦累烦不畏 促社会稳定[J];法律适用;1998年02期
6 姜楠;;情理法的冲突与协调[J];华章;2009年08期
7 贺洪波;;犯罪的一种话语解读[J];法制与社会;2011年01期
8 崔明石;;试论传统情理法文化中的诗性思维[J];河北经贸大学学报(综合版);2010年04期
9 叶立周;;礼与中国情理法[J];辽宁公安司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7年02期
10 霍存福;中国传统法文化的文化性状与文化追寻──情理法的发生、发展及其命运[J];法制与社会发展;2001年03期
11 张玉洁;;从古代法律对复仇的态度看情理法的冲突与调和[J];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1年04期
12 徐戍徽;;情理法的司法适用价值[J];法制与社会;2008年34期
13 陈景敏;;论明清时期司法裁判的衡平性[J];法制与经济(下旬);2010年09期
14 秦双星;;古案说法:传统社会复仇司法研究[J];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11年06期
15 洪伟;;礼法之争中的沈家本法理思想[J];黄山学院学报;2005年05期
16 崔明石;;事实与规范之间:情理法的再认识——以《名公书判清明集》为考察依据[J];当代法学;2010年06期
17 崔明石;;情理法的正当性:以“情”为核心的阐释———以《名公书判清明集》为考察依据[J];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年02期
18 龚胜华;;清代民事审判的依据[J];法制与社会;2007年11期
19 王斐弘;;敦煌法制文献中的情理法辨析[J];兰州学刊;2009年09期
20 李春芹;;情理法理,孰轻孰重——以法官判案为视角[J];消费导刊;2010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8条
1 秦旭卿;;《说话的情理法》序[A];王希杰修辞思想研究续辑——暨王希杰修辞思想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2 黄健;;王希杰随笔的意义——读《会说话就是财富》笔记[A];王希杰和三一语言学——暨王希杰和三一语言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3 胡裕树;;《汉语释疑辩难集》序言[A];王希杰修辞思想研究续辑——暨王希杰修辞思想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4 刘效敬;;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和谐观念及其现代化途径[A];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道路·事业——山东省社会科学界2008年学术年会文集(1)[C];2008年
5 余德慧;;临床陪病肤慰的人文深度探讨[A];第十二届全国心理学学术大会论文摘要集[C];2009年
6 苗书梅;;宋代县级公吏制度研究[A];宋史研究论文集第十辑——中国宋史研究会第十届年会及唐末五代宋初西北史研讨会论文集[C];2002年
7 陈柏新;陈云光;;论办案的社会效果[A];当代法学论坛(二○○九年第2辑)[C];2009年
8 梁田;;以“平民执法”理念指导基层检察工作——试论基层检察长的执法理念[A];第二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9条
1 崔明石;话语与叙事:文化视域下的情理法[D];吉林大学;2011年
2 刘小明;唐宋判文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2年
3 杨卉青;宋代契约法律制度研究[D];河北大学;2008年
4 尹成波;从异子之科到禁止别籍异财[D];浙江大学;2009年
5 夏婷婷;唐代拟制判决中的法律发现[D];吉林大学;2010年
6 朱文慧;南宋东南地区的民间纠纷及其解决途径研究[D];暨南大学;2011年
7 张雪红;传播与转型:走向生活世界的宋代社会教化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0年
8 张利;宋代司法文化中的“人文精神”[D];河北大学;2008年
9 李伟峰;香火接续:传统社会的招赘婚姻研究[D];山东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杨辉;当代司法中的情理研究[D];湘潭大学;2011年
2 彭斌;清代情理审判研究[D];湘潭大学;2010年
3 黄岩;“情理法”在清末的断裂与新生[D];吉林大学;2011年
4 王芳倩;中国传统法律文化中的情理法及其现代转型[D];曲阜师范大学;2012年
5 梅泽杰;中国司法裁判中的情理研究[D];复旦大学;2010年
6 郑国霞;清末民初县衙审判中的情理探析[D];吉林大学;2010年
7 胡月明;从《名公书判清明集》看南宋的情理法[D];吉林大学;2007年
8 王贤亭;中国古代民事诉讼之现代价值的开掘[D];江苏大学;2007年
9 郑劼;宋代司法审判中的“情”[D];吉林大学;2012年
10 王献荣;乡村调解中的情理法及其适用[D];西南政法大学;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辽阳市太子河区区委书记 孙仲实;[N];辽宁日报;2011年
2 北京市延庆县人民法院 徐小飞;[N];人民法院报;2011年
3 刘学智;[N];中国信息报;2009年
4 记者孟晓冬 刘军;[N];秦皇岛日报;2008年
5 法宣;[N];苏州日报;2010年
6 本报记者 杨德林;[N];德州日报;2010年
7 本报记者 沈荣;[N];人民法院报;2010年
8 本报记者 王银胜 段艾生 本报通讯员 李桂平;[N];人民法院报;2009年
9 记者 卢志坚 通讯员 潇烟;[N];检察日报;2010年
10 林光忠;[N];中国文化报;2002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体育下载}| {bckbet}| {bcksports}|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官网}|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官网}| {bcksports}|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bet}|
{uc8}| {uc8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娱乐城}| {uc8彩票}|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体育}| {UC体育}| {uc8老虎机}| {uc8老虎机}| {UC8娱乐}|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老虎机}| {uc8彩票}| {uc8}|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娱乐}| {UC8娱乐城}|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娱乐}| {UC8娱乐城}|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娱乐}| {UC8娱乐城}|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娱乐}| {uc8彩票}| {uc8}| {uc体育}| {UC体育}| {UC8娱乐城}| {uc8}|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娱乐}| {UC8娱乐城}|